歡迎訪問:飛言情-言情小說網!
當前位置:首頁 > 御宅書屋 > 欲妖(3p)_御宅濃情小說 > 海棠書屋濃情 2欲妖?兄弟(3p)

2欲妖?兄弟(3p) 海棠書屋濃情

林漸的母親是一族之長,與李釋恭的母親師出同門。她念及舊情,收留下他兩兄弟,并想辦法解開了李釋賢身上被封印的法力,讓他與家中的小輩一起修習。

李釋恭靈根被廢,此生修行無望,在族人眼中等形同廢物。加上府中盛傳,當年林漸之所以被退婚,是因為修真界的新秀大賽上,他借著林漸的信任扒掉了她的面具,讓她丑陋的左臉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。

那時,他還只有十歲,回家便哭鬧著要解除婚約。

于是族中小輩同仇敵愾,處處給他們難堪,明里排擠,暗里捉弄,兩兄弟的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打擊。

林仙卿憐惜他們的處境,給予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。比如在李釋恭被揍的鼻青臉腫的時候偷偷送瓶傷藥,在李釋恭被安排一些又臟又累的重活的時候在旁邊給他加油打氣,擦擦汗喂點小零食什么的,然后被林仙卿的愛慕者們變本加厲的欺辱。

林漸回到家中,大堂里,母親屏退下人,板著臉道。

“是你讓仙卿帶他們回來的?你可知他二人會為我族招致怎樣的麻煩!”

林漸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低著頭不敢說話。

良久,母親嘆了口氣:“這件事我已經替你擺平了。你且說說,為何要救他們,是因為當年被退婚心有不甘想借機報復他?”

林漸起身去端桌上的茶水,準備先潤潤喉嚨,再向她如實交代。

母親怒斥道:“給我跪好!”

“嗚嗚……”林漸委委屈屈的跪了回去,還抹起了眼淚。

母親心頭的怒火不但沒有平息,反而還越燒越旺,抄起竹條把她結結實實地抽了一頓。

“討厭!”眼看母親氣消了,林漸才邊哭邊道。

李釋恭的皮相著實對她胃口,自成年之后,她體nei的欲望一日比一日強烈,夜里翻來覆去睡不著覺,實在需要一個男人來……

聞言,母親頹然的坐在梨木椅上,面上青白交加。

林漸的父親是欲妖,天生喜銀。自她十二歲起,體nei欲妖血脈作祟,常常當眾出丑,母親本有心放棄她,偏偏林漸自幼天姿卓越,根骨奇佳,學什么都又快又好,不多時修為便凌駕在了一眾同輩之上,還能跨階作戰。族中長老對她寄予厚望,隱隱表露出要把她當做下任家主來培養的意思。

母親只得請出閉關多年不問世事的老祖,施法鎮壓了她體nei的妖氣,代價就是出現了一塊占據半張臉的花形印記,從此以后只能戴面具示人。

林仙卿無意間偷聽到母女倆的談話,她是族長在外面與凡人所生的女兒,資質平庸,十二歲時被族長從鄉間接了回來,收作義女,一直暗暗嫉妒林漸,得知她喜歡李釋恭,便起了勾引的心思。

李釋恭本就對她心存好感,他認為那天是她拼死救了他和弟弟,nei心十分感激。再加上這段時日連逢變故,身份地位一落千丈,寄居在他人的屋檐下飽受欺凌,林仙卿的那點溫柔就像沙漠中降下的一滴甘霖。

新月如鉤,夜色靜謐。

林漸站在桂花樹下,一頭黑發披散,左臉的銀質面具泛著光。李釋賢從濃的化不開的黑暗中走出來,看見的就是她抱著個罐子,跟吃糖豆似的一顆一顆往嘴里扔著靈氣繚繞的丹藥。

“你回來了。”李釋賢輕輕的說。

林漸瞟了他一眼,含糊不清的問:“你是哪位?”

“這么快就不認得了。”他苦笑一聲,摸了摸自己的臉:“我是李釋賢,李釋恭的弟弟,還未謝過你那日的救命之恩。”

林漸勾了勾手指,“你走近一些。”

李釋賢莫名有些緊張,他向前邁了兩步,俊逸的面容暴露在清凌凌的月光下,林漸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,瞪大眼睛道:“你穿回男裝了啊,怪不得沒認出來……你臉怎么了?”

李釋賢臉上有個巴掌印,嘴角破損紅腫,在他白凈的臉上格外礙眼。

他頓了頓,張口欲言,林漸往他嘴里拋了顆靈丹,化作一縷甘甜的流入食道。

面頰上隱隱的灼痛感消散一空,他詫異的捂臉看她。

林漸拍拍他的肩膀,她自然理解族人的做法,無非是想替她出氣,但這么對李釋賢完全就是牽連無辜了,是以遲疑了一會兒才道。

“我……我讓他們以后別打臉。”

李釋賢沉默的盯著她。

“等你以后實力強大了,自然不會有人敢欺負你。”

李釋賢垂下頭,眼神黯然,低喃道:“我倒是沒什么,只是哥哥他……”

林漸微微一笑,抬起他的下巴與他對視,“我有辦法讓你哥重塑靈根。”

李釋賢眼里閃過狂喜,隨即又變得驚疑不定,他緊緊的盯著她的臉,終究還是把質疑的話咽回了肚子里。

鈤燕島島主是林漸的大姨父,島上有一塊幾百年來無人敢踏足的禁地,里面生長著由上古神器煅綦鼎碎片化成的凎根草,配上守護妖獸的胡須服用就能起到修復靈根的奇效。

但越過結界進入禁地之后,會發覺地面溫度極高,就像踩在燒紅的鐵板上,走不了幾步腳底都能給燙熟了。而且nei有仙人留下的禁制,縱你修為已至臻境,也無法離開地面一步。

林漸穿上姨父準備的用冰絲草編織成的履鞋,這種草只生長在禁地nei,能隔絕地面的高溫。她一路走到深處,由于體nei的妖族血脈,妖獸對她還算和藹,象征性的糊了她一巴掌,打碎了她幾顆牙,又拍斷了她的右腿,就慵懶的躺到一旁小憩去了。

林漸摘好凎根草放入乾坤袋,望著它櫻桃小嘴邊稀疏的胡須,陷入了沉思。

她拖著斷腿,盡量輕的靠近它,剛準備動手薅,妖獸警覺的睜開銅鈴般的大眼,兩只碩大的肉爪猛的護住了腮邊的胡須。

最終她還是得到了一根幼細的胡子,代價是折了條胳膊。這來之不易的胡須還是她端著銅鏡,讓妖獸大人自己細細挑選最不影響它美貌的那根。

待她療完傷回到族里,看見的就是廊下相擁的兩人。

李釋恭將女子攬在懷里,滿眼的柔情蜜意。

林仙卿粉面含春,嬌聲問他:“你會娶我嗎?”

總感覺白忙活了……

林漸表情數變,最終恢復了平靜。她腳下一踏,躍至兩人跟前,用嚴肅的口吻道:“在我們中間選一個吧!”

她甫一現身,林仙卿就慌慌張張的推開李釋恭,滿臉驚駭的望著她。

他眉端輕蹙,開口道:“你……”

林漸擺擺手打斷了他,“在你說出兩個都要之前……”

李釋恭噎了一下,“我并沒有……”

“總之,我拿到了能讓你重塑靈根、重返仙途的靈藥,條件是……”林漸步步緊逼,嘴角噙著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,“從今往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,不可以再喜歡別的女人。”

李釋恭似乎還沒完全消化她話里的nei容,林漸都快和他臉貼臉了,他卻連躲閃都忘了,定定的望著她道:“等等……你方才說……”

“你沒聽錯。”林漸從乾坤袋里掏出那根青翠欲滴的凎根草,放在鼻子下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氣,但說實話,就是普通的青草味兒。她把草叼在口中,沖他眨眨眼睛,引誘道:“你親我一口,它就歸你了。”

“這是凎根草,我在古書上看到過,確有修復靈根的妙用。”林仙卿神色復雜的低語道:“小姐為了拿到它,必定吃了不少苦頭。”

一瞬間李釋恭心里轉過很多念頭,他晦暗的眸底射出希冀的光,亮的驚人。

“你……真的愿意把它給我?”

“你再不親上來我現在就把它吃了。”

“啵~”

“……竟然親的這么痛快啊,你剛才還和人家談婚論嫁呢吧……”

“少廢話,我親完了,快給我。”

“突然有點后悔……”

熱門作家文集

熱門言情書籍

經典言情書籍

飛言情-言情小說網 做最好的言情小說網
御書屋 - 百花樓小說 - 飛言情小說 - 百花樓合集 - 天天御宅 - 海棠書屋 - 小說推薦排行榜
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,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 請聯系刪除 - kaitorand#gmail.com
手機訪問 m.fyq18.com
捕鱼大师官网ios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app 王中王精选六肖中特 股票融资平台 乐透棋牌官方网址 山东十一选五连线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五玩法 5分快3计划精确大小单双 佳永配资公司 上海快三预测与推荐 上交所股票交易规则 青海快三技巧规律 京东股价实时行情 快3贵州开 股票期货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买号技巧 股票配资风险大_杨方配资靠谱